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qq专享红包怎么弄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末世群兽-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林嘉想了想,不赞同地摇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杨健说,瑞克将军的政敌强烈不满他禁止活体病毒免疫实验。这次瑞克上将力促最高指挥部通过善待半兽的决定更是惹怒了他们,正等着抓将军的错处要弹劾他。霍夫曼不但是他的亲信,还是提出善待半兽提案的人,在联邦州大乱的节骨眼上被人揭发严重渎职,那群人肯定会抓住这事大做文章,不会轻易放过机会。”
    林嘉本就为霍夫曼的事郁闷了一天,被狄克一捏,不觉打开了话匣子,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全倒了出来,听得独克一愣一愣的。
    林嘉瞥见狄克歪着脑袋茫然地盯着自己看,话语一顿,不由感慨自己差点忘了狄克再聪明,但他的本质仍旧是单纯善良的兽兽啊!他哪里会懂人类为争夺权力而相互倾轧的那种疯狂。
    林嘉笑着拍了拍他的脸:“看我,干嘛跟你说这些,你又不懂。”狄克不满地皱眉,正要开口反驳。
    卧室的门被推开,银虎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银发,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走出来,摸着肚子瓮声道:“嘉,好香啊。虎肚子饿……”
    林嘉嗔道:“就知道吃!再等一下,肉汤就快炖好了。”
    银虎揉揉眼睛,后知后觉地发现狄克正抱着林嘉,立马睡意全无。银虎气呼呼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到林嘉身边,伸手将她抱到自己大腿上,大脑袋蹭着她的肩膀,酸溜溜地问:“你们……在干嘛?”
    林嘉笑着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好大一股子酸味!我们能干啥?!就是说说话而已。”
    银虎本就没闻到狄克身上有情动的气味,听了林嘉的话心里舒服多了。但想到狄克刚才抱着林嘉,他还是心有不甘,凑过去想要舔舔林嘉的脸,被她伸手挡住。
    “脏兮兮的不准乱舔。”林嘉站起身,把银虎和狄克都拉起来:“都去洗脸漱口,然后吃早饭。”
    洗浴间跟小型游泳池差不多大,足够几个人一起洗。银虎和狄克飞快地洗完澡,满身水汽地走出来,林嘉刚把早饭摆上桌。两大盘热乎乎的肉包子和一大锅香气扑鼻的牛肉汤,馋得银虎不停吸溜口水。
    狄克和银虎食量惊人,一人可以吃下二十来只大肉包,要不是昨晚杨健提前帮她准备好了馅料,加上天没亮她就开始揉面做包子,现在可没得吃。不过这种待遇就限于今天为止,杨健和霍夫曼都不在,采购回来的蔬果和鲜肉都吃完了,日后大家只能吃后勤处每日分派来的定额食物。
    狄克和银虎正吃得满嘴油光,门铃声响起,房门被人打开。希里拔下钥匙走进门:“长官,我来接班了!”
    林嘉迎上去:“杨健有事先走了。咦?西姆,你怎么啦?”西姆从希里背后探出大脑袋,浓黑的卧蚕眉倒竖着拧成麻绳,腮帮子一股一股的,脸上带着隐忍的怒意。
    西姆听见林嘉问他,将希里推开,侧过身,粗壮的手臂一抬。林嘉一瞧,顿时傻了眼,他胳膊上居然挂着一个人!
    “瑞……瑞丽丝?”
    瑞丽丝恋恋不舍地松开西姆,笑眯眯地朝林嘉挥挥手:“嗨!我来蹭饭,你不介意吧?”虽是在问林嘉,眼睛却瞟向西姆,眉梢眼角全是脉脉春意。
    西姆扔给她一双卫生球,自顾走到餐桌前,抓起肉包子就往嘴里塞。瑞丽丝想过去,却被希里拦住:“抱歉,瑞丽丝女士,您不能进去。您不是有话对林嘉女士说吗?就在这里说吧。”
    瑞丽丝心里老大不爽,不过她虽刁蛮,但本身也是军人,倒不敢违反军令,只得按捺下怒火.装作无所谓地笑道:“那好吧,不进去就不进去。”转身对林嘉道:“克里有没有告诉过你,他跟我曾经相爱,但因误会而分开的事?”
    林嘉微微一怔,随后微笑道:“是吗?他没提起过,我也没问。”瑞丽丝有点不可思议,克里居然没有跟林嘉提起过自己跟他的往事?
    “我知道自己那次错得离谱,一直想与他复合,可他连见都不肯见我。”瑞丽丝提起往事,目光有些黯淡:“那天听说他冒险来E2区求援,我当时高兴坏了,极力要求加入特种军团跟他一起去C8区救人,只盼望路上能扭转他的心重新爱上我,可惜事与愿违。原来他的心已不在我身上,任我怎么挽回都没有用。”边说边观察林嘉,见她神情自若不为所动,心里略微失望。随后她昂起头:“是我自己犯了错,让我失去了一个好男人。既然克里不愿原谅,我没理由继续纠缠,所以我决定放弃他。祝福你们。”
    林嘉挑眉一笑,这女生倒是很坦白,敢于全力追求喜欢的人,也勇于承认错误和失败,也算拿得起放的下。
    瑞丽丝瞄了一眼西姆,清了清嗓子,紧张地看着林嘉:“我听说西姆把你当成母亲,对你没那个意思。”林嘉窘了一下,尴尬地点点头。
    瑞丽丝的眼睛顿时绽放出光彩,忸怩一下,不好意思地问:“我喜欢西姆,希望他成为我的伴侣。你……不会阻止我追求他吧?”
    银虎和狄克闻言,同时竖起了耳朵。西姆满不在乎抱着碗猛喝肉汤,完全不在乎她们说什么。
    林嘉哭笑不得,瑞丽丝这话说得自己好像是阻止儿子跟她谈恋爱的古板妈妈一样:“我把西姆当成亲人,自然希望他幸福。如果有好女孩爱他,真心实意地对他好,而西姆也很中意那女孩,我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在一起?”
    瑞丽丝欣喜若狂,一把抓住林嘉的手:“我当然是真正喜欢他的……”话没说完,西姆突然冲过来,冷起她往门外一扔,随手将门摔上。
    西姆充耳不闻门外传来的抗议声和捶打声,没事人一样拉着林嘉坐回桌前,继续高兴地啃包子。
    希里扯了扯嘴角,心里颇为同情瑞丽丝。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而且照目前情形看,瑞丽丝想追到西姆的概率比自己追求林嘉还要小,前景真是……不容乐观。
    深夜时分,首府判官署的特别囚室里,昏黄的灯光洒在两名囚犯身上。书楿囡小整理
    道格抱膝坐在床头,把脸埋在胳膊里面,不愿面对坐在他对面的男子。乔安啃完半只冷硬的黑面包,将剩下的食物悄悄放到道格的盘子里。
    过了一会儿,见道格还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乔安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忍不住骂道:“没用的东西!你不是很想我死吗?别我还没被枪决,你就先绝食死了。”道格肩膀微微一颤,将脸埋得更深。
    乔安眼里喷火,气不打一处来,忽地站起身,带得手脚上的锁链哗啦一阵响。他大步走过去揪起道格,喷火的眸子盯着他的眼睛,咬牙切齿地说:“我一步踏错,再没有回头路了。你再消沉下去,只会走上我的老路!你他妈的想死吗?!”
    道格看着乔安,嘴唇越抿越紧,喉结激动地滑动,鼻翼因愤怒急速张合,眸中现出一丝裂痕渐渐扩大。在藏在眼底的恨意涌出之前,道格垂下眼睫,仍旧缄默不语。
    乔安揪住道格衣领的手颤抖着松开,他退后一步,定定地看着低垂着脑袋,下巴几乎贴到胸口的道格,眼中的悔恨愈加浓烈。
    牢门忽然被人打开,一名高个子的军官走进来,并迅速关上了铁门。
    来人在乔安面前站定,眼睛满是嘲讽之色:“真是父子情深啊,乔安上校,你该不会忘记我们的协定了吧?”
    乔安眼中掠过一丝惊诧,沉下脸冷笑道:“那晚在约克镇跟我接头的人是你吧!麦克上校。想不到连你也背叛了联邦州!”
    “你说错了,我从未忠于过联邦州,又怎么说背叛呢?别忘了,我忠于的是首领罗狄亚斯。”麦克摘下军帽,摸了摸上面的徽章,目光阴鸷冰寒:“从我穿上这身制服起,我奋斗的目的始终是消灭合纵国,从不曾动摇。”一语毕,脑中忽然浮现出林嘉笑语晏晏的样子,神情有些茫然。他很喜欢林嘉,从未有人像那样打动他的心。假如林嘉愿意接受他,他会不会为林嘉背叛罗迪亚斯呢?麦克心头掠过一丝不甘,他的假设并不存在,因为林嘉已经断然拒绝了他。
    “叛徒!!”道格突然跳起来朝麦克冲了过去。书楿囡小整理
    麦克闪身躲开,手中红光一闪,道格手脚上的锁链霎时发出蓝色电光,将他击倒到在地。道格双目翻白浑身剧烈痉挛,身体蜷缩成一团,张着嘴大口地喘息,电光消失好一会儿后才缓过来。
    乔安脸色铁青,咬牙怒视着麦克,拳头骨节捏得咔吧直响,极力压抑着胸口翻涌的怒火。
    麦克踱到道格身边,抬起脚尖踩了踩他的脸:“小伙子,别忘了你父亲才是真正的叛徒。”
    道格喘息着艰难地抬起头,脸色白得像纸,嘴唇青白干裂,身体犹自抽搐,刚才的电击让他暂时说不出话。
    麦克把玩着手里的控制器,斜睨着乔安:“乔安上校,犯了叛国罪是要被判死刑的。你儿子也不会有好下场。啧啧,父亲是叛徒,上司兼养父也是叛徒,你说最高军事法庭会相信他是清白的吗?”
    乔安瞳孔一缩,心脏仿佛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又闷又痛,对克莱蒙更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克莱蒙处心积虑想要置他于死地,他不会铤而走险决定跟劫匪团合作。乔安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联邦州处决他是意料中的事。可道格呢,他不过是被克莱蒙那个混蛋利用,余生就很可能会在牢狱中度过。这叫他怎么甘心?!
    道格突然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麦克扫了他一眼,拇指按下控制器的蓝色按钮。
    “不要!!”乔安话音未落,蓝光一闪,道格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再度倒地,抽搐着昏死过去。乔安满目充血,前额青筋爆起,恨不得扑上去撕碎麦克,但理智最终阻止了他。
    麦克耸耸肩,拇指摸摩挲着控制器上的红色按钮:“哎呀,我按错钮了。按理说,一名重犯屡次攻击军官,应该立时处决他才对。”
    乔安身体一震,鲜血从拳头的指缝间滴落。他深吸一口气,哑声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麦克勾起嘴角,状似漫不经心地说:“我帮你把道格弄出去,并将他安全送走。你帮我杀一个人就好。”

第六十四章
  西姆捧着炸鸡腿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电视。不远处林嘉坐在桌前,正用希里给她带来的笔记本给刚完成的图画上色,打算完成后裱起来找一个镜框保存。
  说起来,她从未跟克里雷让几个照过相,寻思着等他们回来后,一定要找个时间合个影才好。连续几天睡眠不足,林嘉画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疲倦。
  她揉了揉太阳穴,瞥了一眼画中笑得没心没肺的雷让,手上动作一顿,忽然感到一阵莫名心慌。
  她连忙闭上眼睛拍了拍脸,努力将阴霾从心头驱除出去,不停在心中安慰自己:“没事,他们都不会出事,不会的……”
  怕影响即将参战的兽兽们的情绪,这些天她不敢在他们面前表现出半分懦弱和担忧。而事实上,她没有一天睡得安稳,每晚都会做噩梦,惊醒后再无法入睡。被软禁在屋子里无法自由行动,更加重了这种抑郁,她只好不停找事情做,画画看书、教银虎识字、向希里打听消息,不让自己闲下来胡思乱想。
  狄克拿着换洗的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瞥了一眼坐在地板上正愁眉苦脸盯着棋盘看的银虎,嘴角极快地往上一扬,但旋即就恢复了清冷的神情,转身轻快地往浴室走去。
  昨天他“无意”中告诉银虎,林嘉很喜欢国际象棋,以前就经常看到她和杨健下这种奇怪的木头疙瘩,所以他决定尽快学会象棋讨林嘉欢心。
  银虎听了急得不行,他和狄克武力值相当,但狄克比他成熟聪明,认字比他多,说话比他流畅,若是连下棋都比他好,那他追求林嘉还有优势可言吗?不行不行,他必须赶在狄克学会之前就学好下象棋。
  恰好希里大学时曾研究过古代的国际象棋,银虎看到他跟林嘉下了一盘后,就天天纠缠着他教自己。
  银虎完全没注意到狄克的古怪,他正微眯起眼睛,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捏着一只马头象棋,满脸纠结地盯着棋盘。坐在他身旁的希里,边比划边跟他讲解怎么下国际象棋。银虎听了半天,仍是一头雾水。若听得烦躁了,他就抬头凶巴巴地瞪一眼希里,鼓着腮帮子气愤愤地抱怨希里不会教。
  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希里哪敢表示半点异议,只能自认倒霉。他心里无比委屈,短短几天就要教会一只半文盲的老虎学会国际象棋,他不是一般的苦逼好吧。
  林嘉给图画上好色,看了一下手表,关上电脑起身去厨房。白天后勤兵送来的食物里有一大块鲜肉,她切成块撒上盐和酱油做成了蒸肉。半兽们喜欢吃她做的饭菜,她就尽量利用不多的食材变着花样给他们做点饱肚好吃的东西。
  浴室就在厨房旁边,里面传来水声,雕花的毛玻璃隐现出狄克健硕高大的身影。林嘉熄了火,带上隔热手套端出盛肉的大碗。浴室门忽然打开半边,狄克探出脑袋,长长的白色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嘉,我忘了拿上衣,你帮我拿一下吧。”
  “好,你等一下。”林嘉只得放下碗去房里给狄克找上衣。
  狄克瞄了一眼客厅,见银虎和希里仍旧在埋头研究象棋,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剑眉一扬,嘴角再度翘起。
  林嘉拿着狄克的上衣匆忙走过来,将衣服递给他:“诺,你的衣服。”
  狄克笑看着她,被水汽晕染过的蓝眼睛异常清澈明亮,眼底隐隐闪动狡黠的光芒。
  林嘉见他不接衣服只定定地盯着自己看,有点奇怪:“狄克,你的衣服……哎!”话音未落,狄克闪电般撮住她的手,将她拉进了浴室,随手将浴室迅速门上。
  狄克伸出食指轻点在林嘉唇上,调皮地挤了挤眼睛,示意她不要出声。被狄克拉进浴室,林嘉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她本来想出声阻止,谁知被狄克突然间恶意卖萌,心一软,溜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等狄克把门关上,才意识到自己中了他的圈套。
  但她若跟狄克吵起来,定会惊动银虎,那个超级醋坛子闹起别扭来可没法收抬。
  只一会儿犹疑,莲蓬头喷出的热水便打湿了她的衣裙,气得林嘉咬唇羞恼地瞪了狄克一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