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qq专享红包怎么弄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末世群兽-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码完了,看表早上五点了……= = 只有放假半夜才能码字的人伤不起啊。
    我保证下章林嘉就跟兽兽们见面了,然后卡修……汗,卡修,狗狗总被俺欺负,饱受相思之哭哇。嘎嘎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天色渐暗;转眼就快到黄昏;金雕抓着刚捕获的野猪幼崽飞回了洞穴。扔下猎物后;他趴到地上,回头用尖嘴轻轻碰了碰缩在他背颈处柔软绒毛底下的林嘉;见她没动弹;又轻叫了一声。
    林嘉身体动了动;睁开被风吹得干涩的眼睛,抬起头看了眼金雕;松开紧揪住他羽片的手,慢慢直起身;缓过劲后揉了揉僵硬的脖子。在金雕背上趴了几个小时,看他盘旋在天空搜寻追捕猎物;林嘉此时感觉手脚麻木得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金雕耐心地等待了几分钟,见她神情显得轻松了些,才叼着她的衣领将她轻轻放到地上。他把猎物往林嘉跟前推了推,脆脆地叫了几声后,歪着脑袋,眨巴着晶亮的圆眼睛期待地看着她。
    林嘉很快看懂了他的意思,这是在催促自己吃东西吧。但是……难道要她就这么生吃?
    林嘉扫了一眼那头血淋淋的野猪,浓重的血腥味和兽类的臭味扑鼻而来,心下作呕差点吐出来,皱着眉连忙往后挪了挪。这金雕不是半兽么?银虎和狄克他们自从进化成半兽后,都不碰生肉了,为什么他不这样?
    金雕见她不动猎物,又用嘴巴尖轻轻碰了碰她的胳膊,翅膀指着小野猪,喉咙里发出一串轻缓的咕咕声催促。
    林嘉不忍拂了金雕的好意,叹了口气爬起来,打起精神在山洞里寻找可以点火的东西。
    金雕不明所以看着她,等了一会儿,只见她在山洞里走来走去就是不碰自己抓来的食物,渐渐地眼里升腾起怒意和委屈。
    林嘉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收集了一小把干草和干树枝,正琢磨着怎样点燃它们,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高亢的鸣叫,吓得她手一松,干草和干树枝落满脚面。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衣领被叼住,整个人被金雕拎起来再次放到了猎物跟前。
    金雕松开口,张开翅膀将她揽到翅膀底下压住不让她离开,低下头开始啄食那头野猪。锋利的鸟喙几下就将猎物的肚子撕开,他将里面的内脏全扒出来甩到一边,把肚腹上最肥嫩柔软的鲜肉整片撕下,爪子按住肉块,再撕成一小条一小条的肉条,叼起来递到林嘉嘴边。
    林嘉此刻脑袋已有点昏昏沉沉,生肉的腥味铺面袭来,立刻呼吸一滞,难受地捂住嘴别开脸,另一只手将试图推开金雕的大嘴。
    金雕见她拒绝进食,边叼着带着血丝的碎肉执着地往她脸前凑,边咕咕叫个不住。林嘉恶心得要命,奋力挣扎想要避开,无奈被金雕的翅膀压得死死的动不了半分。
    “我不吃生……唔!”林嘉只好大声抗议,谁料一张嘴,金雕趁机把碎肉硬塞进她嘴里。
    又粘又腥的恶心味道充斥口腔,林嘉胃里一阵翻腾,酸水直冲咽喉,她再也忍不住,哇地呕吐出来,直吐得面红耳赤、昏天暗地,脑袋像炸开了般痛,吐到只有清水了仍旧干呕不止。其实因为她很久没进食,也没吐出什么,但觉得有种把自己的胃都给吐出来的感觉。
    金雕被她吓呆了,尖嘴大张,脖子上的羽毛夸张地竖起,黑亮的眼睛惊恐地瞪着他,整只鸟石化了般。直到林嘉平复下来,金雕张开的羽毛才慢慢收拢。他不敢再勉强林嘉进食,急忙变回半兽人形,将她抱到洞里放到干草堆上。
    林嘉躺着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她抬手抚上额头,有点烫手,喉咙肿痛耳朵嗡嗡直响,手脚虚软无力,肩上的伤口更是一跳一跳地钝痛,心顿时一沉。暗想这种时候她要是生病就麻烦了。没有药,甚至连降温用的清水都没有,万一发炎病情恶化她岂不要死在这里。死了化成一堆白骨,银虎他们也不会知道吧。生病的人最喜欢胡思乱想,这一点自然也适用于林嘉。所以当她想到这里,因伤病变得脆弱的心猛地一颤,鼻尖发酸眼眶热胀。
    她抹了一下眼睛,强撑着打起精神,哑着嗓子对金雕道:“水,你能给我找点干净的水来吗?我需要冷水降温退烧。”她担心凶兽听不懂自己说的话,边说边比划。
    凶兽点点头,站起身在山洞里转了一圈,寻到一块长方形的石头,三下两下把石头心掏空了。他抱着石头罐子奔到洞口,回头朝林嘉安慰地低鸣一声吼,展翅飞了出去,很快没了踪影。
    林嘉等了一会儿,确定凶兽飞远了以后,才扶着洞壁颤巍巍站起来。她记得先前凶兽背着自己飞回洞中的时候,发现有一点光从堆在洞口的碎石里闪出,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东西。林嘉拖着脚步挪到洞口,立时闻到一股强烈的臊味,那头金雕竟然用尿液在洞口做了标记,难怪洞里没发现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
    林嘉捂着鼻子,蹲在碎石堆边,扒拉开表面那层拳头大小的石块,露出里面的洞里,眼睛郝然一亮,原来凶兽居然把她的匕首扔到了这里。她估计金雕凶兽根本没把这小玩意儿放在眼里,发现后随手一扔,匕首恰好掉落在洞口碎石堆的缝隙里面。
    林嘉拿起匕首紧紧贴在胸口闭上眼睛,心跳得厉害。尽管她很清楚即便有了匕首也伤不了凶兽半分,但心底还是燃起了一点希望。无论如何她想要试一试,看能否逃出去或是给狄克他们留下她的讯息。
    林嘉抓住洞边突出的石头,小心地探身张望山洞外。她这一看吓了一大跳,洞穴竟然位于极高的山顶峭壁上,悬崖岩壁刀削般垂直如剑,几乎没有任何落脚点,悬崖上也无藤蔓树枝可以攀爬,除了飞禽其他生物很难找到这里,她想要逃走简直是天方夜谭。
    林嘉叹了口气,有点心灰,垂眸看着被山风杨起来的裙边,忽而灵机一动。她割下一片一角,找了一块小石头,用割下来的破布包住石块打好死结,将石块扔到山下。她扔下三四块这样的石块后,将匕首藏到腰间,起身摸索着躺回草堆上。
    不管有没有用,总得努力做些事。如果金雕打算将她长期禁锢在这里的话,以后每天都得往山下扔下一块石头。碎布沾染着她的气息,希望某一天银虎他们若是来到了这附近,能凭借敏锐的嗅觉发现她被困在了山顶。林嘉苦笑着摸了摸身上的衣物,自嘲地想,不知这身衣服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希望在她裸奔前,银虎和狄克能找到她吧。
    林嘉叹了口气,一时间身心俱疲,头疼欲裂。正当她昏昏欲睡之际,洞外传来翅膀扑棱的声音,金雕回来了。
    他聪明地用洗干净的嫩叶垫在石罐里,装回来一罐子洁净的泉水。金雕抱着石罐跑到林嘉身边,见她睁开眼睛看过来,高兴咧开嘴笑。
    林嘉吃力爬起来,金雕连忙伸出一只手将她扶住,另一只手将水送到她嘴边。林嘉喝了一口水,清凉的液体滑落咽喉,喉间却更是肿痛难当。
    林嘉已然说不出话来,浑身发烫,四肢酸痛得厉害。她原来的伤还没痊愈就再度被凶兽抓伤,醒来后又是一连串的惊吓。在水米未进的情况下,又被金雕背负着吹了半天的冷风,终于,她不负众望地发起了高烧。
    金雕咕噜噜安抚地叫着,又把水递到林嘉嘴边。林嘉却已陷入半昏迷的状态,眼睛半睁牙关紧闭,清水全顺着她的嘴角流到颈脖和胸口处。凶兽慌了手脚,赶紧放下罐子,抱起林嘉,伸舌舔舐她肩膀上的伤口,急得呜呜直叫。
    林嘉的意识开始变得混乱,浑浑噩噩中,她以为自己还在半兽们藏身的树林里。雷让和狄克他们正与劫匪们激烈交战,夜空中一只巨大的翼型怪兽朝她这边俯冲而来。银虎被怪物撞开,灯光闪过,一霎那她看到了一张极度狰狞可怖的脸……
    林嘉猛地睁大了眼睛,嘶哑地叫喊着疯狂挣扎。凶兽吓了一大跳,不由松开了手。寒光一闪,一把匕首用力扎在凶兽的胸口。
    林嘉双眼通红毫无焦距,她剧烈地喘息着,握着匕首的手臂僵在空中不停颤抖。很快她的眼睛慢慢合拢,身体轻轻抽搐了几下,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匕首掉落在地上,金雕胸口连块油皮都没被蹭破。他浑不在意林嘉方才的举动,看到她昏过去急得不行。他无措地抱起林嘉,在石洞里走来走去,实在想不出法子只得将她轻轻放下。
    林嘉双眼紧闭知觉全无,在凶兽看来此时的她就像生命垂危的弱小动物。脸颊红彤彤的如两瓣红玫瑰,秀眉紧蹙,樱唇微张大口地喘息着。光洁的额头缀满细小的汗珠,鼻息沉重浑身烫得弹手。
    金雕跪在她身边抚摸着林嘉的脸,他不敢摇晃林嘉,站起身焦急地围着她转圈,圆溜溜的墨瞳里满是心痛和内疚。眼见林嘉越来越难受,一筹莫展的金雕将怒火撒到猎物上。他咆哮着抓起猎物,狠狠摔到山壁上。发泄完怒气后,金雕回头看了一眼林嘉,神情无比沮丧,揪着头发蹲到地上懊恼地低鸣。
    林嘉攸地低吟了一声,颤抖着蜷缩起身体,眉心蹙得更紧,脸红得似乎要滴血,每一次呼吸都好像很艰难似的,沉重缓慢。原本红润的嘴唇此时又干又白,神情显得很痛苦。
    金雕赶紧蹦回林嘉身边,半跪在地上将她扶起来拥进怀中,澄澈的眼睛泪汪汪的。他一边不停地咕咕呼唤,一边舔着她的脸,但怀里的人丝毫不回应。明明她浑身像火一样滚烫,却像被埋在冰雪中的人一样牙关打战,浑身索索发抖。
    林嘉触碰到金雕半兽温热的肌肤,就下意识地往他怀里缩,身体紧紧贴在他身上,似在拼命汲取他的温暖。
    金雕低头凝视着林嘉,像抱着婴儿般将她横抱起来紧紧拥在怀中,浓浓的眉毛纠结帝拧成一处,眼里的光芒明灭不定。他望了一眼洞外昏暗的天空,表情竟是万分挣扎。金雕又看了看怀里病弱的林嘉,目光渐渐变得坚定。
    他仰头尖啸一声,埋首在林嘉颈弯处,依恋地轻蹭她冰凉丝滑的青丝,急促地嗅着她肌肤散发的淡淡体香,偎依良久后才抬起头。
    金雕抱着林嘉慢慢走到洞口,深吸一口气后,忽地展开黑色羽翼飞上天空,往来时的方向飞去。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天还没亮;银虎猛然从噩梦中惊醒。
    他睁大眼睛急促地呼吸;即使已经完全清醒;但梦中林嘉伤痕累累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模样仍在眼前盘桓,那么真实;完全不似在梦中。心脏像是被蚕丝缠绕层层束缚;又闷又痛难受得紧。
    他喘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这阵心悸,甩甩头站起身;环视了一下周围,趴在他身后的西姆呼噜打得震天响。前天晚上跟凶兽和劫匪们战斗后;伙伴们都没心思休息,一路找寻了林嘉两天两夜。凭借异变后变得异常敏锐的嗅觉;半兽们循着凶兽残留在空气中极其微弱的气味,往北穿过平原和北面的山脉,进入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后断了线索。凶兽的气息被大瀑布的水汽完全掩盖,那个时候已是深夜,大伙的体力已频临透支,不得不在林子里寻了处干燥安全的地方稍作休息。一场恶战后又是两天不做停歇的奔波寻找,无论是人还是半兽全都累坏了,一躺下就睡得死沉。
    银虎轻轻吐出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焦躁,蹑手蹑脚地离开,独自往瀑布那边走去。
    不时有夜间行动清晨归巢的飞禽扑棱着翅膀从银虎头顶飞过。树林里一片静谧,除了黎明准备出发觅食的鸟儿发出的鸣叫声以及远处传来瀑布的水声,没有其他异常响动。
    银虎走出林子,大瀑布出现在眼前,他惊讶看到一个熟悉的挺拔身影正伫立在瀑布前的岩石上,白如雪的发丝被风扬起,高大的背影看起来稳重而可靠。
    银虎脚步一顿,他掉头想离开,迈出一步后湛蓝的眼睛掠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转身向狄克走过去,站到了他身旁。
    狄克回眸,温和地朝银虎笑了笑:“你也很担心她,所以睡不着吧。”
    银虎斜了他一眼,老实地点点头。
    狄克凝视着面前飞流而下的大瀑布,沉吟了一会儿后,忽然喃喃道:“我也恨我自己……”
    银虎耳朵一动,侧过脸惊讶地注视着狄克。狄克垂下眼睫,长长的白色睫毛散在眼帘下,掩饰眼中流露的哀伤,自顾说下去:“当她被凶兽掠走的时候,我既痛恨凶兽的同时也痛恨自己的无能。每时每刻都在想,为什么偏偏那时不能变回兽型?为什么连她都保护不了?为什么自己不能更强大些?”
    银虎眸中涌上痛苦之色,胸口再度传来刺痛。他呜咽一声低下头,前爪收紧,爪尖深深刺入岩石中。
    “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光在这里痛苦后悔根本没有用。”
    银虎咕噜一声,脑袋垂得更低了,虽然只过去了短短两天,心里翻涌的仇恨和内疚已快将他折磨疯了。失去了林嘉的踪迹后,他恨不得逼迫夜煌带他去罗迪亚斯的老巢疯狂厮杀一番,哪怕就是被杀了也好过现在。
    狄克叹了一口气,伸手像兄长一样拍了拍银虎的脑袋,微笑道:“你不要太自责。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她并把她救回来,然后努力变得强大起来,不让她再受到伤害。”
    见银虎仍是一副抑郁的样子,狄克话锋一转,忽然道:“银虎,咱们打个赌,怎样?”
    银虎一楞,抬头看向狄克,湛蓝的眼里充满疑惑。
    “说实话,你很强。一段时间后你若是进化到我这个阶段,力量可能比我还强。”狄克笑了笑,目光柔和,很是认真地说:“银虎,你非常年轻,拥有王者的潜能,所欠缺的只是经历。日后历练多了,你会成为一位出色的首领兽。”
    银虎动了动胡子,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他心里面的确一直都不太服狄克。打小起银虎就认为白狮子狄克并不比自己强,不过是比他年长几岁,性子比他沉稳些。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因为狄克出现的时点在他之前,便占了先机早他一步异变成半兽。虽然如此,他觉得已进入完全异变阶段的狄克力量并不比自己强大多少,凭什么一副首领兽的模样?只是,跟狄克相处了一段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